http://www.paydaylaonsffg.com

文化资讯老友记之携手经典创世

  原标题:老友记之携手经典创世

  知己好友长久常伴最为难得,

  无论是创业艰辛还是缺少灵感,

  当你需要我时,我都在。

  有多少品牌经典创世的背后,

  正是老友间互相下的美谈....

  

  巴西著名飞行员阿尔伯特·山度士·杜蒙(Alberto Santos-Dumont)和珠宝钟表易·卡地亚(Louis Cartier)的友谊始于19世纪末。前者不仅是现代业先锋,也是勇于创新的发明家及独具品位的绅士,后者则是珠宝腕表领域先锋与卡地亚品牌传承人之一。在那段“美好年代”里,两人因为同样的探索而结为挚友,Santos de Cartier卡地亚山度士腕表便是这段友谊的。

  当飞行冒险家相遇钟表

  一百多年前,在埃菲尔铁塔周边的巴黎市民们也许不曾想到,他们的那次仰望,将同时两个伟大创举的诞生。1901年10月的一个下午,著名巴西飞行员阿尔伯特·山度士·杜蒙试图从巴黎的圣克卢(Saint-Cloud)起飞,驾驶他的全新Santos六飞船环绕埃菲尔铁塔一圈,并在时间内返回原地。这是山度士在他五飞船坠落之后的再次试飞,整个过程中不乏惊心动魄的小插曲,不过诸多难题都被睿智而沉着的山度士一一化解。当这位充满冒险的飞行员走下他的飞行器,在空中一直没有机会查看怀表时间的他被告知,他的成绩比的时间超出了40秒,因此挑战失败。当晚,失落的山度士与挚友易·卡地亚像往常一样在Max’s餐厅聚首,山度士告诉易·卡地亚,当时他在双手必须控制飞船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拿出怀表确认时间,导致试飞失利——正是这次对谈,点燃了卡地亚革新时计的创新之火。

  

  ▲阿尔伯特·山度士·杜蒙先生设计的“14 Bis”双翼飞机

  人物的非凡友谊

  1904年,卡地亚以性设计解决了这位飞行冒险家的难题,这便是历史上的第一枚现代意义上的腕表,卡地亚以好友之姓命名其为Santos,让山度士可以在双手操控飞机时还能确认时间,从此陪伴着这位伟大梦想家的每一次探索与飞行。Santos de Cartier卡地亚山度士腕表是二十世纪初工程学时代的开山之作,用利落直线替代圆润线条,打破了圆形表盘市场的局面。

  

  1906年,山度士佩戴着好友为其量身定做的Santos腕表,驾驶着著名的14bis双翼飞机,以21.5秒的速度飞行了220米,成功打破世界纪录。而在此之前,从未有人能以推进式飞机完成此项。正如山度士改变了与天空的关系那样,易·卡地亚改变了确认时间的方式,两位先锋的相遇实现了两段动人,引领了现代时期的全新行为方式。

  始于一场邂逅

  ▲山度士家族基金会会长皮埃尔·兰多尔特和米歇尔·帕玛强尼先生(右)

  1974年,刚刚毕业的米歇尔·帕玛强尼了制表业史无前例的“石英危机”,整个行业风雨飘摇。在这种萧条的下,米歇尔·帕玛强尼于1976年在库韦(Couvet)开办了自己的制表作坊,以传统制表和修复为核心业务。

  ▲帕玛强尼修复艺术-配备铰接式指针的椭圆形时计,

  1980年,正是钟表修复这项业务为米歇尔·帕玛强尼的职业生涯带来了一场意义非凡的邂逅:他遇到了兰多尔特(Landolt)家族。作为山度士(Sandoz)医药集团(现为诺华(Novartis) 制药)的继承方,兰多尔特家族所持有的怀表和自动钟藏品规模和质量在首屈一指:即“Maurice-Yves Sandoz典藏”。当时正由力洛克钟表博物馆的馆长鄂福林·若班(Effrène Jobin)负责这些惊世艺术品的修复工作,他也正在寻找自己退休后的继承人。就这样,他把米歇尔·帕玛强尼介绍给了兰多尔特家族,并力荐家族把他们的藏品放心交给米歇尔。双方的相互信任揭开了友谊的序幕。兰多尔特家族的首领皮埃尔·兰多尔特(Pierre Landolt)米歇尔·帕玛强尼跨出他的小作坊,去开辟更宏伟的事业:创立自己的品牌,实现自己的终极制表梦想。于是1996年,帕玛强尼品牌诞生。

  不到六年时间,帕玛强尼实现了对整个生产过程的——从最小的部件到最终装配,再到打造出最终成品。得益于这种能力,帕玛强尼如今已是极具创意并拥有自主制造能力的品牌。

  

  ▲帕玛强尼全新通达系列1950双彩虹飞行陀飞轮腕表

  致敬米歇尔·帕玛强尼

  在帕玛强尼品牌新作通达系列(Tonda Collection)1950双彩虹飞行陀飞轮腕表的表盘上,白色钻石、彩色宝石以及砂金石弯月造型相映生辉,以彩色宝石镶嵌而成的表圈同样华彩熠熠,惊艳瞩目。

  腕表搭载品牌自制的配备铂金微型摆陀和飞行陀飞轮的PF517超薄机芯,为了使腕表尽可能纤薄,整个机芯所有零部件都集成于主夹板内。设置在表盘7点钟的陀飞轮是为了致敬品牌创始人米歇尔·帕玛强尼(Michel Parmigiani)——他出生于1950年12月2日早上7:08分。通达1950系列也意在致敬这位伟大制表师在上世纪“石英危机”的阴霾下依然坚守的,旨在传承机械时计制造的宝贵价值。

  携手重振朗格

  ▲1994年现代朗格于德累斯顿举办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瓦尔特·朗格(中)与伙伴君特·布吕莱恩(右)及当时的朗格管理层Hartmut Knothe。

  在瓦尔特·朗格(Walter Lange)90岁接受访问被问到谁是他最重要的知心好友时,他回答说“我的搭档君特·布吕莱恩(Günter Blümlein)。文化资讯在他的帮助下,重振朗格方能成事。布吕莱恩、极富远见、深思熟虑,同时善于筹谋划策、精于市场推广,对腕表设计亦别有见地。在后,君特·布吕莱恩和我共处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经常在格拉苏蒂镇附近的Ladenmühle酒店内,喝着红酒促膝而坐。他总是让我诉说往事,文化资讯以及祖业的怀表厂。文化资讯回忆起这些美好的晚上总是令情愉悦。后来,我们后悔没用录音机录下对线月我们发布朗格重建后的第一批腕表前数日尤其令人激动。当时,布吕莱恩与我共享一间办公室,我们一同坐在打字机前,讨论首场记者招待会上的讲辞。可惜布吕莱恩英年早逝,实在令人。”

  ▲朗格回归后于1994年10月24日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推出的LANGE 1

  1994年10月24日是朗格近代历史中最重要的日子。当日,创办人瓦尔特·朗格及其合作伙伴君特·布吕莱恩在德累斯顿王宫展出新时代的首四款腕表,LANGE 1正是其中之一。在当时年代,LANGE 1的瞩目设计,荣膺多个国际项,获得一致高评,成就品牌重回世界精密制表的舞台。即使在历经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后,这款腕表依旧深受腕表藏家们的喜爱。

  在谈到典型的朗格腕表特色时,瓦尔特‧朗格说:“君特·布吕莱恩曾说过朗格腕表融合了艺术精髓、辉煌的人文遗产、朗格员工追求精致时计的热忱、的风格、秉承传统的责任,以及我们所坚守的独特制表技术与工艺。我对此再同意不过。”

  ▲LANGE 1“25th Anniversary”腕表的揭盖上雕刻描绘了1873年的朗格总部面貌,并融合瓦尔特·朗格和君特·布吕莱恩的名字。

  朗格在1994年重返精密制表的国际舞台,品牌在2019年呈献一系列18K白色K金不同表款,向LANGE 1腕表系列的重要里程碑致敬。250枚的LANGE 1“25th Anniversary”腕表具有另一特点,那就是以实心18K白色K金铸造而成的雕刻揭盖。雕刻描绘1873年的朗格总部面貌,并融合瓦尔特·朗格和君特·布吕莱恩的名字,以及“25 YEARS LANGE 1”浮雕字样。

  一场友人之间的赌约

  

  2016年是瓷器品牌卢臣泰(Rosenthal)第二代管理人Philip Rosenthal(1916-2001年)诞辰100周年,他是一位擅长打赌的人。1967年,他与著名包豪斯建筑学派创始人Walter Gropius之间有一场有趣的赌约。Walter Gropius是卢臣泰有着长久合作、关系亲密的设计,不仅为品牌设计了am Rotühl工厂,还设计了标志性的陶瓷系列TAC。

  ▲左起:

  1967年10月5日,在新工厂开业的视察过程中,走到烧制车间时,Philip Rosenthal与Gropius教授对盘子烧制之后的颜色变化进行打赌。Gropius看到盘子在烧制前边缘上饰以的黑色线条时,他认为烧制后仍然是黑色的;而Philip Rosenthal则认为盘子烧制后,边缘的会变为金色。事明,Rosenthal是正确的,他赢得了赌注:Walter Gropius为他的宠物猪RORO设计一个猪圈Palazzo RORO。

  

  重现“包豪斯猪圈”

  在卢臣泰《猪猪侠行宫Palazzo RORO》展览中,以Walter Gropius的草图为基础,在Mercedes me二层艺廊200平方米的展示空间中,以白色、金色和稻草重现这座“包豪斯猪圈”。宠物猪RORO自然是其中的主角,当代最具创造力的产品设计师之一Sebastian Herkner根据猪身上最醒目的部分 ——“鼻子”设计了一款极简主义的宠物猪形象,作为幸运的象征。同时还有年轻陶瓷设计师Ewelina Wisniowska使用3D技术从Gropius草图中提取元素设计出的全新TAC系列餐瓷,栩栩如生。这座“包豪斯猪圈”上演了一场经典与现代、传统与科技交织的奇幻旅程,以此向Philip Rosenthal先生致敬。

  一支不留墨迹的墨水笔

  

  ▲人物图片右上起逆时针:

  万宝龙全新艺术赞助人系列致敬蒙特祖玛一世书写工具。

  1906年,汉堡商人Alfred Nehemias和工程师August Eberstein一同去往美国。在那里,他们一直着迷于一项新发明:墨水笔。虽然不是很完善,但是这种巧妙的设计,包含自己的墨槽,省掉了一个单独的墨水瓶。在一个时代的迅速发展中,这是一项重要的举措,就好比公、运输使人们的旅途可以更远。回到汉堡,他们同文具商Claus Johannes Voss达成合作生产墨水笔协议,生产他们自己品牌的新款书写工具。两年后,他们自豪地展示了其努力的:优质的“红与黑”(Rouge et Noir)墨水笔。它的名字,灵感来自于著名小说家司汤达(Stendhal)的代表作红与黑(Rouge et Noir),这也奠定了早期的一个文学倾向。语为:“一支不留墨迹的墨水笔,”(A fountain pen that does not ke blots)。不久,这支拥有独特的黑色硬橡胶体笔杆和红色帽子的墨水笔,就广泛的被人们知晓了,并获得了一个昵称“小红帽”。

  ▲万宝龙全新艺术赞助人系列致敬蒙特祖玛一世书写工具

  

  致敬蒙特祖玛一世书写工具

  今年,万宝龙推出全新艺术赞助人系列书写工具,致敬阿兹特克帝国一代君王蒙特祖玛一世(1398-1469),纪念他的人生及为后世留下的深远影响。新款书写工具共推出四款杰作。

  这款万宝龙全新艺术赞助人系列致敬蒙特祖玛一世书写工具(全球八百八十八支)的配色采用阿兹特克文化中王公服饰常见的绿松石色和胭脂红色,笔帽由925银打造,雕饰蒙特祖玛一世的武器和颅骨,以及阿兹特克传统装饰图案。笔杆涂覆绿松石色亮漆,镌有蒙特祖玛一世披肩上象征国王身份的精美纹饰,并点缀四条18k香槟金饰带,令人联想到以阿兹特克大神庙为中心的朝向轴线。矛形笔夹两侧蚀刻阿兹特克圣鸟——凤尾绿咬鹃的羽毛图案,尾部冠以碧绿色的三角形切割翡翠。笔杆前端和饰有独特锤纹的笔咀均采用925银制成,与珍贵的香槟金饰件和手工打造的金色笔咀交辉相映。笔咀上精心镌刻着阿兹特克象形符的一株三臂掌、一顶王冠和两个卷轴。笔帽顶端镶嵌着珍珠母贝材质的万宝龙六角白星标志,环刻阿兹特克太阳历。通过细密精巧的设计细节和精湛工艺的瑰丽演绎,万宝龙追溯蒙特祖玛一世英勇无比的一生,致敬他对人类文明绵延流长的影响。

  笛子合奏《扬鞭催马运粮忙》 演奏:高国友 周建中 揭辉民 2019年市第七届大型公益茶文化节

  造物新世代-在传统中遇见未来

  创意诠释 当代造物

原文标题:文化资讯老友记之携手经典创世 网址:http://www.paydaylaonsffg.com/wenhuazixun/2020/0808/2835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