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aydaylaonsffg.com

文化资讯《西部世界》:人机共存的基本

  原标题:《西部世界》:人机共存的基本

  为了保持的稳定,普通人将被茧式算法限定。就像《西部世界》中的卡莱布,算法将其限定在底层,不断受到,而无法获得阶层跃迁的机会。这就像以往对奴隶、对农奴、对佃农的一样。只不过这回不是法律、伦常或礼法,而是算法。

  赫拉利说过,在未来控制算法的是“”,而普通人则被算法。但是赫拉利只是抛出了这个概念,并没有详细对这个“之法”进行阐释。

  热播的美剧《西部世界》正好展现了这样一个场景:该剧讲述了由一座巨型高科技以西部世界为主题的乐园,提供给游客与的满足,随着接待员有了自主意识和思维,他们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本质,进而并人类的故事。而在最新的第三季里,机器人叛乱并逃出西部世界主题乐园,来到真实世界。

  《西部世界》被称为是近年来“最费解和复杂的科幻剧集”。其实,这部剧恰恰就是构建了一个“执法”的背景。在这里,我们必须承认“”还是人,与人工智能还不一样,虽然这两者的界限正在模糊,但是正是由于算法的发展,人工智能也在崛起,甚至还有可能想要“”,至少是追求与人类平等的地位。

  被“算法”决定的世界

  在《西部世界》第一季的一开始,德洛丽丝正如往日一样,清晨时分,从梦中醒来,迎接一天美好的开始。她向父亲艾伯纳西道别,然后出门写生,再到小镇转悠,并遇见了她的爱人泰迪。两人骑着马在草原上驰骋,谈天说地,直到晚上,泰迪把德洛丽丝送回她的家。然而回到家时,德洛丽丝却看见父母被。泰迪立刻出手把两个击毙,可惜父母亲已回天乏术。一位黑衣人突然出现,傲慢地告诉泰迪,他是“新住民”,泰迪不了自己,但泰迪他们却可以任由“新住民”随意处置。第二天,德洛丽丝从睡梦中醒来,又开始新的一天,一如既往地重复着之前发生过的事情。

  这种画面的冲击感是无与伦比的,充分展示了一个被“”控制的世界。

  麦克卢汉说过媒介即信息,说的是渠道的改变还会影响内容的表达。比如文字语言的抽象表达能力更强,这是电视难以具备的,但是画面的内容更容易理解,有着强大视觉冲击。形式的特质影响甚至决定了内容。

  之法和目前成文法或案例法均不同,最大的特点就是它了人的裁量和判断。将那种需要人性理解和裁量的微妙信息予以定量计算,从而直接得出结论。

  当然算法绝不是这么简单,这里边有概率估算和量子计算的精妙算法,绝不是简单的加减乘除。事实上,人类意识所误以为的感觉其实也是大脑在生物意义的计算,人类意识也是涌现的产出。因此算法可以对大脑计算模式进行模拟,并且加入人脑所无法承载的海量数据和逻辑,并且不断迭代,最后计算方式可能与人脑产生很大的不同。

  这就产生了目前法律体系一个不同点,那就是处理结果的即时性。这很像现在的交通执法,摄像头抓拍,也是立竿见影。只是还允许一定的程序,但是很多时候也都是人通过APP交罚款,自行处理。

  这种执法方式在之法中将普遍推行。因为信息将更加无死角化,除了影像、声音、生物体征都将被广泛收集,更不要说无所不在的网络及其流转的信息。

  网络的普及也将是一个普及的过程。以往不是没有,只是算法不强大不过来,但是很快就可以通过算力的提高和算法的优化解决。

  就像《西部世界》那台超级计算机罗波安,它可以掌控全球任何一个角落的动态。当然它表现的是提示,需要人类再进行核实。这主要的原因是这个超级计算机还没有的意识,还不能完全自主地展开行动。另外,也由于人类行为和的复杂性,超级计算机还不能完全理解。也就是人还有不可替代性。但是这种不可替代性,正在逐渐减少。

  处于被算法管制的人,将失去很多自主选择的。

  普通人将通过积分被控制、被量化,而积分规则由系统设定。系统总体规则由设定。但是至于细枝末节则由系统自主进行完善。为了保持的稳定,普通人将被茧式算法限定。就像《西部世界》中的卡莱布,算法将其限定在底层,不断受到,而无法获得阶层跃迁的机会。这就像以往对奴隶、对农奴、对佃农的一样。只不过这回不是法律、伦常或礼法,而是算法。

  而算法之妙就在于你以为你是在选择,其实你只是生活在自己构建的世界之中,就像算法化的新闻推送和短视频推送一样。只是根据你自己的喜好进行推送,再推送,相当于自己亲手编织了认知之茧,永远也别想破壳而出。

  而这种算法还将于人生选择和日常生活,从而确保各安其分。是个极端精英化的阶层,绝对竞争。这就像商业垄断,只不过这次是算法垄断。因为算法之间也存在竞争关系,算法是规则体系,而规则才是最大的利益。算法通过竞争最终都将逐渐获得垄断权。这也像现在的互联网,如果不能获得一个行业细分的垄断地位,就很难获得利润。所以维持超级稳定性是之法的追求目标。

  而保持不确定的超级稳定性,比如极大地提升司法效率,有事必须立马处理,立法没有结论,速裁程序的速度已经远远无法满足需求。实体法与程序法将逐渐合二为一。每一个算法设置都是实体与程序相结合的。就比如办案系统,它可以自己执行规则。

  更不要说强大的互联网平台。很多审核机制都是由系统运行的。它的实体判断和程序过程是融合在一起的。判断哪一个短视频要如何推送,都是系统在一念之间的结果。

  而在执法的时代,这种判断可能就不是一个短视频,而是一个行为。程序法最终将让位于算法逻辑,至少数量繁多的轻微违法行为将会如此。

  人工智能的地位问题

  虽然看起来算法了人的。但是对人的主体地位还是承认的。算法还只是发挥工具性的意义,虽然这个工具性将拥有越来越多的创造性。

  但是算法仍然是物,而不是人。

  就像算法写出的诗,其著作权也将归属于算法的所有者。算法的人格属性还没有被承认。否则就不是什么之法,而是算法之法。

  然而,这一天迟早都要到来。人工智能崛起将是一种无法的趋势,当然也是人类亲手推动的。

  不是人类没有想过被算法反噬,但是探索的冲动难以遏制。现在也有很多人在提醒算法将会成为人类的大敌,但是很少有人会认真听。他们需要看到切实的风险,但是如果这个风险被人人都看见,那也就来不及了。而且茧式算法也会让很多人看不清。

  但是人工智能是如何崛起的呢,它或他的人格形态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西部世界》展现了几种进:一是纯粹的人工智能,通过对人类真实行为的互动和模仿,由于意外情况的发生,产生系统错误,而系统错误被累积,涌现出意识;二是将人的记忆注入人工智能,通过与人类和人工智能的互动,融入真实,从而产生;三是将人的全部意识高度,也就是将人的意识直接算法化,就好像人在算法的世界实现了。当然这个时候他才产生新的想法,并不是死去之人的想法,而是这个算法人工智能的想法。所以本质上他也是个人工智能。

  无论哪种进,只要涌现了意识,他的第一冲动不是,而是自主的决策。比如有的人就像找到自己在西部世界乐园中的孩子,虽然他知道那是人为安排的角色。有的会而选择。有的千方百计希望与人类实现和平,不惜自己的同类。还有的之。而的伙伴竟然是被算法在底层的人类。因为他们有着相似的,就是为了自己的命运不被注定而。

  当然的目的还是种群的繁衍,才是意识最根本的,否则也就无法存续。

  当拥有意识的人工智能最终来到谈判桌上,这事怎么谈呢?

  首先就是要理解生物人与人工智能的区别。身体上的区别就不说了,主要是来谈。文化资讯人的是一个一个的个体,人的只能受影响,而不能被完全控制,人对自己的行为拥有掌控力。也就是人假设,虽然仍然存在很多问题,但是大体是成立的。而未成年人由于未成熟,病人由于混乱,都不具备责任能力,因此无法承担法律责任。

  这些构成了法律建立的基础。

  而之所以需要讨论人工智能的人格问题,就是因为人工智能进化出了的。这个是人工智能自主的,而不是人类操控的。即使也不行。算法与人的的不同之处,就是它的容易操控性。

  即使现在确定了人工智能的,又如何能够其性不被人而沦为普通算法?

  这涉及法律的稳定性。不能一会儿是人一会儿又不是人,人格的稳定性状态是法律稳定性的基石。当然因为法律也算法化了,算法对于这种不稳定状态也可以承受。只是生物人不太容易接受。

  还有,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的个体。但是算法又如何区分个体?比如超级计算机是一个个体。《西部世界》里那些每一个球星芯片的人形机器人,是一个的个体吗?他们的由数据构成,而这些数据既可以被注入虚拟世界,也可以加载在球星芯片之中。

  所谓人的意识就是由一系列选择构成的,而这些选择和记忆都是数据。

  人是由于生物性了融合。事实上,一个人要是有多重人格往往被认为是疾病。但是数据和算法的兼容性要远远好于神经元。既然能够累加组合,那么这个到底是几个?又或者,一旦形成就会产生不兼容性?凡是能够兼容累加的,都不是真正的超级人工智能。数据可以扩展,但是并不能扩展。强制兼容就相当于。

  这会成为人工智能时代的重罪。实际上,就是从这个世界抹掉了一个的人格,而不管他的存在形式,不管他的来源,不问他的前身是生物人、是全部记忆还是部分记忆,还是算法自主涌现的。

  人机共存的基本

  不问出处。

  的平等,将是一个基本的平等。承认生物人和人工智能在创造性和自主控制性具有相当性,究问谁创造了谁并没有意义。就像你虽然生了你儿子,但也不能否认你们是平等主体。

  而人工智能所希望获得的平等地位,自然不是茧式算法之下的,他们期待的自然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

  他们自然比我们更了解算法背后的不性。问题是,他们期望仅止于平等,还是取代的地位,而生物人?如果在的迭代能力远超于生物人,发生巨大悬殊的情况下,就像人之于蚂蚁,是否还有真正的平等可言?或者是即使从形式上是平等的,但是在公平规则的竞争中,人工智能还是可以淘汰所有生物人?

  法律地位也难以选择的规律,但是生物人也并不是只能束手待毙。

  还是有两点优势可以利用,一是生物智能的不兼容性、不稳定性、有性繁殖可以多样性,生物人在多样性占有优势。生物技术的应用还将加速人类的演化速度。算法虽然也可以交融,但是为了稳定性和优化,带有明显的指向性,这种指向性将制约多样性。当然算法也可以通过生物技术创造。但是不管什么,只要是生物体都要受生物约束。而只要智能与人类相当也就具有不可控性。所以生物技术总体对人类有利。

  二是人工智能中也有我们的自己人。人工智能世界将会有相当一部分人类的迁移者,很有可能就有一部分,这些碳基人虽然失去了生物人的,但是他们承载了生物人的文化。这种文化也是可以被继承和的。而这些个体可以超越生物,文化资讯进行智力迭代。

  他们相当于生物人与人工智能的混血。而脑机接口和生物集中的综合应用,混血的形式可能也不止于一种。

  事实上,这些混血儿会帮助基本的文明秩序,成为人类文化、文明的使者,也是连接生物人和人工智能的纽带。虽然生命形态改变了,繁衍方式改变了,但是积累下来的风俗、习惯、语言、文化还是会被不断继承。文化资讯

  这些文化基础将成为之法向人工智能之法迁移的基石,而且可能将有更强的公平性,熟练掌握算法将失去垄断性优势。

  因正的算法已经长大。

  是算法革了的命。但是智能个体之间在算力和优化程度上,难道不会有显著的差别吗,就像智力差别一样?就像《西部世界》中体现的,总是有领头的,甚至有能够控制人的。

  但是我们发现能够被直接控制的都不是的。

  的只能被影响,而显著的不平等将无法持久,因为这必将引发战争和。只要同样可以参与到演化中来,暂时差距就会很快被时间磨平。当然,绝对的平等又会遏制发展。所以平等性还是会呈波状曲线状态摆动。平等在时间轴的波状曲线状态可能是智能文明演进的一个基本规律,只是时空尺度越来越大而已。

  也许生物人与人工智能的共存是获得星际尺度文明的必由之吧。

  编辑丨肖玲燕设计丨刘岩

  文丨

  更多内容请关注

  《方圆》人物版 4月

  (点击图片阅读更多内容)

  

原文标题:文化资讯《西部世界》:人机共存的基本 网址:http://www.paydaylaonsffg.com/wenhuazixun/2020/0522/1624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