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aydaylaonsffg.com

文化资讯红楼梦:被曹雪芹挑中的“日子”

  原标题:红楼梦:被曹雪芹挑中的“日子”

  这是《红楼梦》里,贾元春的判词。元春,她是“赫赫扬扬”的贾府大小姐,是贾宝玉一母的亲姐姐,亦是曹雪芹笔下尊贵的贵妃娘娘,更是贾府背后的支撑。而关于元春,令笔者幡然恍叹的,是曹雪芹给她的那个极其特殊的出生日子——大年初一。

  一、大年初一的娘娘

  《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荣国府”中,曹雪芹借冷子兴之口,一开篇便向读者介绍了王夫人“第二胎生了一位小姐,生在大年初一,这就奇了”。在笔者看来,这份“奇”,属于元春,更属于曹雪芹。为什么这么说呢?

  在红楼如此庞大的一个故事体系中,曹雪芹给元春设定了“大年初一”这样一个十分奇特的出世日子,与其后来能够贵为娘娘这两者之间的关联,当恍然悟过来时,瞬间不得不赞叹于曹公思竟如厮的精巧!

  “初一的娘娘,十五的官儿!”不知您是否听说过我国民间这句俗语,这句话的意思是,大年初一生的女孩儿,大富大贵,命中注定这辈子将贵为娘娘!而正月十五出生的男孩,是当大官儿的命,一生注定官运亨通、有权有势。

  元春可不就正是如此么!她先是在第二回被冷子兴提及“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作女史”,及至第十六回则“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果然不就是大富大贵的娘娘,是贾府至高无上的荣耀与背后的么。

  在笔者看来,曹雪芹在红楼中对元春的出生及命运的安排,不就是在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地“”了我国民间那句俗语的前半句,“初一的娘娘”么!

  纵观整部《红楼梦》,元春的作用虽至关重要,但其真正出场的章回其实少之又少,除了仅有的“省亲”环节,其余的几乎全是侧面描写。可即便如是一个出场罕甚的人物,曹雪芹竟也能这般思之细微地,给了她“大年初一”这样一个深具寓意的特殊出世日子,这样的曹公,岂可谓不神乎哉?

  二、七月初七真“乞巧”

  除了元春“大年初一”这奇特的出生日子外,红楼中类似的例子还有,例如,王熙凤的女儿,大姐儿的生日,七月初七。

  我国的阴历,七月是鬼月,相传七月初一到七月十五这段日子,会打开的大门,让死去的亡魂返回,七月十五也因此成了“鬼节”。而“七”这个数字,在我国古代民间,早已被赋予了诸多阴寒鬼森之意,例如人去世的第七天,便是还魂的“头七”,故而七月初七,被认为是每年阴气最重的日子,最不吉利。我国某些地方,甚至将七月初七或七月十四定为“鬼节”。

  另外,七月初七,也是我国古代民间妇女向天上的织女许愿的“乞巧节”。这一天,文化资讯女子们会在院子里求拜织女,向她乞求智巧,乞求一双做针黹女红的巧手。

  还有,传说七月初七牛郎织女相会,这一天的喜鹊都飞到天上为他们搭桥去了,在这一天没有喜鹊,没有喜庆,出生在这一天的女孩儿,命会很苦。

  王熙凤的女儿生于这一天,正如王熙凤自己所言,“正是生日的日子不好呢,可巧是七月初七日”。

  然而,王熙凤这刚巧出生在不好的日子里的女儿,却在《红楼梦》第四十二回中,让刘姥姥给取了个化解的好名字,“这个正好就叫他巧哥儿.这叫作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姑奶奶定要依我这名字,他必长命百岁.日后大了各人成家立业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必然是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却从这巧字上来。”

  巧姐儿!果然依这讨巧的名字,后来王熙凤的女儿原本悲惨的命运果真因“巧”被改写,在家败道落中巧被刘姥姥救下,逢凶化吉,躲过。正如曹雪芹给她的判词那样,“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

  再反观巧姐儿那个“七月初七”的出生日子,阴气最重不吉利,民间妇女乞巧节,牛郎织女一相会……如果结合诸多红学者所推测的“巧姐儿最终嫁为村妇,纺织为生”的命运,可以这么说,巧姐儿的命运,曹雪芹一早便已暗藏在了她这个“可巧”的出生日子里了,她注定终究会像织女一样,嫁与村野牛郎,荒村野店,纺绩织布,贫安终老。

  而至于不巧生于七月初七,便干脆取“巧姐儿”这样的巧名儿,是红楼中刘姥姥的巧智,更是曹雪芹的大慧也。

  三、曹公真乃大家也

  饶过巧姐儿,再回到“初一的娘娘,十五的官儿”这句俗谚,曹雪芹除了将其应在元春身上,似乎还在《红楼梦》另一处,还有不太明显的暗示,即贾雨村赴考的时间点,八月十五与八月十六之间的那个皓月当空的中秋月圆夜。

  我国阴历通常认为,在一个月三十天中,初一与三十月亏,阴气最重;十五月满,阳气最盛。而男子属阳,女子属阴,互相对应最为吉利,反之不吉。故而除了“初一的娘娘,十五的官儿”这句谚语,反过来又有,“男怕初一,女怕十五”的说法。

  也正是因为“十五”月满,阳气最盛,对男性吉利,因此以前老百姓们不只是希望自家男娃出生在正月十五,以便得“十五的官儿”,更是连平时一切与男子科考有关的活动事宜都喜欢挑选“十五”或紧临“十五”前后的日子,尤其是月最圆的八月十五或八月十五前后相临日。

  而就在《红楼梦》开篇第一回,贾雨村正是在八月十五与八月十六之间那个月最满之夜,接受甄士隐的资助,连夜一战春闱。贾雨村虽言“读书人不在黄道,总以事理为要”,但从他出发的时间点,文化资讯似乎就已经预示了他必然高中。果然,贾雨村后,一举高中!不知贾雨村的这个月最满之夜,是曹雪芹曹公有意选之,还是无心成巧,总之,它都似乎也成了红楼又一处,“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当然了,在科学文明的当今,每天都是好日子。人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出生在某个好日子,文化资讯或办事情喜欢挑选黄道吉日,不过是基于期望自己的孩子出生后幸福,希望所办之事顺利这样的朴素愿望罢了。

  但读《红楼梦》,幡然发现书中这么些个被挑选得如此巧妙的“日子”后,只不得不叹,曹雪芹曹公真乃大家也!原来,除了宏大的思维与渊博的学识之外,他对民间俗谚及黄历择日竟也是这么的了解,并如此精巧地运用到了红楼人物的命运隐喻之中,若是细品,便能从“日子”知其深意,真是妙哉妙哉,大妙哉!

  作者:芈秋,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原文标题:文化资讯红楼梦:被曹雪芹挑中的“日子” 网址:http://www.paydaylaonsffg.com/wenhuazixun/2020/0317/85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