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aydaylaonsffg.com

席勒的诗欢乐颂的歌词)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欢乐颂》,又称《快乐颂》(德语为Ode an Freude),是在1785年由诗人席勒所写的诗。[1]贝多芬为之谱曲,成为他的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的主要部份,包含四声部、合唱、乐团。而这由贝多芬所谱曲的音乐(不包含文字)成为了现今欧洲联盟的盟、欧洲委员会会,亦曾被用作罗德西亚1974-1979年国《扬起罗德西亚的声音》的旋律。

  1785年10月的一天,在德累斯顿近郊的罗斯维兹村,诗人席勒应一对新婚夫妇的邀请来参加他们的婚宴。宴会上,诗人为新人的幸福、朋友的热情和现场的欢乐气氛所深深感染,写下了这首颂诗。其实,与其说是诗人在写欢乐,不如说是在写爱,这种爱超越时代,超越种族,超越地域,超越国界,深入。这首诗后经伟大音乐家贝多芬谱曲,与优美的旋律一起传遍了世界,在人们心中久久回荡。

  本文选自《世界名诗鉴赏金库》(中国妇女出版社1991年版)。钱春绮译。席勒(1759—1805),诗人、剧作家。

  ①诗人认为,欢乐颂的歌词欢乐的源泉是大自然(天父、 造物主)所赐,任何人(不论)、物(即使蛆虫)以及都可以领受。②这里指欢乐

  欢乐颂》(AnFreude)是席勒1785年夏天在莱比锡写的,那时他创作的戏剧《》和《与爱情》获得巨大成功。称《》是“一个向全公开宣战的豪侠的青年”,《与爱情》则是“第一个具有倾向的戏剧”。然而,当时的席勒受到欧根公爵的出逃在外,身无分文,负债累累,过着不定的生活。正在席勒走投无的时候,莱比锡4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仰慕席勒的才华,写信邀请他到莱比锡去,费由他们承担。席勒接到信后立即从曼海姆出发,不顾旅途困顿和身体虚弱,走了8天来到莱比锡,受到4位陌生朋友的热情欢迎和无微不至的招待。《欢乐颂》就是在席勒感受了这种雪中送炭的温暖后,以万分感激的心情写出来的。以此来欢乐 理想。

  这首诗采用了当时流行的颂体。这种题材源自古希腊诗人品达,很早就被运用于诗人的创作中,一直到19世纪著名的颂诗人贺德林。启蒙运动时期最有名的颂体诗人是克洛普施笃克。此人一改启蒙运动诗干瘪的风格,写的颂热情洋溢,神圣崇高,深受当时青年人的喜爱。欢乐这个题材的诗,在席勒以前也有人写过。欢乐颂的歌词的阿那克里翁诗派(也称作洛克克)的哈格唐就写过同名诗《欢乐颂》。但这两首《欢乐颂》不一样:哈格唐的是的快乐,席勒的则是从的感情成一种与神为伍的欢乐。席勒《欢乐颂》的诗风受克洛普施笃克的影响,具有庄严崇高的韵律,而哈格唐的《欢乐颂》虽也带着严肃的调子唱欢乐,欢乐颂的歌词但是诗中带有和针砭。

  席勒在他的《欢乐颂》中的欢乐,先是他受友谊后产生的具体欢乐,后来他把这种具体的欢乐人格化,使欢乐拥有了普遍性,进而引申出他对、平等、理想的追求,特别是对的。“你温柔的翅膀飞到哪里,哪里的人们都结成兄弟。”

  席勒在他的《欢乐颂》里还反映了康德“星云说”的自然观和当时盛行的“泛神论”教观。这些当时堪称先进的思想在这诗中可以读到。在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终曲乐章中,男高音领唱的原文词中是:“像那恒星飞奔在那瑰丽的太空”,这透露出康德“星云说”的,遗憾的是我国演唱的词是“……好像那太阳/运行在那壮丽的天空上”。疏忽了原文的Sonnen是复数,一个太阳是太阳系的空间概念,多个太阳就是指扩大到系的概念。

  1959年,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在中国首演,《欢乐颂》由此广为人知。贝多芬创作第九交响曲冲破过去的传统,在第四乐章引进了人声。他在这个作为终曲的乐章中采用席勒《欢乐颂》里的部分诗节作词,谱写了齐唱、合唱、四重唱和男高音独唱(领唱)。这些声乐曲和管弦乐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庄严崇高、雄伟瑰丽的交响乐章。1786年,《欢乐颂》在席勒自编的《塔莉亚》上首次发表,了许多人。贝多芬当时l6岁,是否读过此诗,尚不得而知。但有文献表明,青年贝多芬在波恩时代曾声称要把《欢乐颂》全部诗节配上乐曲。但是,贝多芬在第九交响曲终曲的合唱乐章中仅仅采用席勒《欢乐颂》中的部分诗节。从诗的总体看,贝多芬挑选得十分精当。

  虽然只有6段,但这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概括全诗内涵的作用。但从乐章使用诗节的数量看,不到《欢乐颂》全诗的1/3。所以要通过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终曲的词来了解诗人席勒和他的《欢乐颂》远远不够。

  再有,对我国读者来说,对《欢乐颂》的了解是通过中文翻译得到的。但与原文存在着差距,通过中文来理解《欢乐颂》会大打折扣。我国演出第九交响曲终曲的合唱部分通常用的是曲翻译家邓易映的中文。应该说,与原诗相比,这位翻译家的做到了上相符。基本表达了原诗欢乐的本意和人类理想的用意。中文流畅自然,这是因为将德文翻译成中文时,尽量照顾到符合中文韵律所系的四声,努力做到使的抑扬顿挫与所配旋律的起伏相一致。问题是,着力照顾到的可唱性,了原诗生动具体的形象性、含义深刻的和比兴。特别是席勒写此诗时那股奔放不羁的劲头,在已经难觅踪迹。比如,原文是:“亿万生民,互相拥抱吧!/把这一吻送给全世界!”邓译成:“亿万,团结起来!/大家相亲又相爱!”

  本文无意挑剔邓易映同志的瑕疵,她是一位有着丰富经验的曲翻译家,她译过许多和国家的艺术曲,对介绍外国艺术曲作出了卓越贡献。根据我自己的感受,演出贝多芬第九交响曲,重要的是贝多芬的音乐。贝多芬的音乐固然受了席勒的激发,但从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终曲的总体来看,席勒的诗句不过是贝多芬音乐的载体,邓的宜于演唱,缺点也就无伤大雅。我之所以指出上的问题,是想说明:只通过第九交响曲终曲的词来了解席勒《欢乐颂》是不够的;要全面了解,必须把全文译出来;说得理想一点,最好通过原文。

原文标题:席勒的诗欢乐颂的歌词) 网址:http://www.paydaylaonsffg.com/qichezixun/2020/0625/2308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