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aydaylaonsffg.com

黄蓉辣文第 172 部分阅读

  此时一灯已不满足隔著这一层薄薄的亵衣了,他双手绕到佳人身後,迅速解开了亵衣的节扣,并不等亵衣落下,他已转过身,从背後搂住俏黄蓉,手摸上了她温润如玉的酥胸,俏黄蓉的气质固然是风华绝代、天下无双,此时一灯心动神摇的却是她晶莹雪白的肌肤,真个是温润腻滑、滑不留手,却又馨香如兰。

  俏黄蓉的整个娇躯酥软无力地偎依在一灯的怀中轻轻颤抖著,洁白无瑕、晶莹如玉的胴体更是因为娇羞不已而染上了一层美丽的粉红,那种绝色玉女的含羞待放,欲拒还迎醉人风情,更让一灯全副身心皆兴奋莫名,蠢蠢欲动。

  娇躯更是滚烫,娇嫩的樱唇除了无意识地呻呤外已无暇顾及。而这平时庄重、玉洁冰清的绝色佳人,此刻在他的轻柔蜜爱下,情潮难禁,娇羞欲滴的风姿绝豔,两相对比下,更是分外媚惑诱人,触目销魂!

  谁曾想及,清柔高华、幽雅的空谷幽兰,绝世芳华含苞绽放,居然豔丽如斯,又娇羞至此?

  一灯的双手开始向下面进军。轻柔地将俏黄蓉身上的最後一件亵裙脱掉了,露出了佳人完美无瑕的骄人玉体,白晰的肌肤还是那麽的娇嫩柔滑,吹弹得破的冰肌玉肤下面,隐隐约约有似有光泽在流动,触手又是如此的富有弹性,焕发出一股妩媚诱人的风韵。更让人神往的是那片萋萋芳草掩映秘的幽谷,在绝色佳人玉腿无意识的不时开合下:若隐若现的桃园渐渐有淳淳春水溢出。清若晨露,晶莹剔透!

  一灯双手不停地抚弄绝色佳人的玲珑玉体,眼睛却贼兮兮地盯著伊人那神秘柔嫩的粉红细缝,感觉它早已早已湿滑不堪,不自禁地探出手指轻柔地抚摩触碰那圣洁。

  俏黄蓉情不自禁的抬起头来,大口喘气,秀眉微蹙,媚眼迷离,发出令人销魂的嗯唔,然後娇软无力的瘫软在一灯怀里,自己矜持娇贵的玉体,任凭的肆意、尽情。

  一灯颤抖着将手掌试探地贴向俏黄蓉的会阴,却由于佳人的肌肤过于滑腻又或者他的过于紧张,他的手指竟然不小心滑入了俏黄蓉神圣的幽谷桃园。

  他手掌的边缘已经触及到佳人的玉溪裂缝,并随着他心情的颤动而上下摩挲起来,柔软的幽谷两旁细缝自觉地加紧吮吸着他的手,不时传来阵阵销魂蚀骨的。

  一灯,定下,将掌心按在绾绾的会阴上,尽量忽视佳人肌肤弹跳的美妙触感及下方桃园引人的遐想。调动体内的一阳指内功,极力化解佳人郁结的内伤,全神贯注地为佳人疗伤。

  俏黄蓉终於无法芳心深处汹涌而至的羞涩情潮,紧闭星眸,樱唇中发出一声的,将自己整个臻首都深埋入一灯的怀内,一灯此时自然了解佳中也是应允了他的,挺著自己炙热的男xing,趴下身体,黄蓉辣文往佳人早已春雨连绵的幽谷内粉红细缝轻柔缓慢地挺进。

  伴随著俏黄蓉一声痛苦的娇呤,一灯昂扬坚硬的准确而有力的插入了绝色玉人温暖而狭窄的处子幽谷桃源内。

  粗大的被玉人那美妙紧缩的幽谷秘道紧紧的包围挤压著,没有一丝的空隙,举步为艰。俏黄蓉修长柔美的大腿间粉红娇嫩的玉门被极度的扩张,原本娇嫩的粉红色已经被一种充血的深红所取代了。

  俏黄蓉激烈的摆动著娇躯,修长柔美的大腿颤抖屈曲,翘臀後缩,;纤弱细嫩的小手拼命地抵住一灯厚实的胸膛,满头乌黑的青丝紊乱的披散在酥胸前、秀枕侧,星眸迷离,梨花带雨般娇弱楚楚的风情。

  一灯的大嘴攀上俏黄蓉圣峰,将左面那点红嫩的蓓蕾含在了口中,温柔地小口吸吮着,舌尖时不时有意舔舐着。“啊!嗯!”终于从俏黄蓉的口中再次发出了难以的畅快,仙姿玉容中极尽霞红的娇羞,玉手也自发地停住抵抗,无力地垂在身体两侧。俏黄蓉渐渐迷失在如潮的欲海中。

  丝毫未作停留,他又将右面那点红嫩的蓓蕾纳入口中,稍稍加大力度,黄蓉辣文吸吮着、轻咬着。黄蓉充满欲焰的羞红双眼再次紧紧合上,樱唇发出仿佛来自体内深处的渴望娇呤,原本乏力低垂的双手突然恢复力气,开始紧紧反手抱住一灯的蜂腰,并地掐紧,入他腰间软肋里。接着一灯的唇离开了黄蓉粉红的蓓蕾,只是伸出舌头,用舌头在蓓蕾缓缓地打着旋儿。就这样,过了一段不长的时间后,那两点蓓蕾逐渐发硬,骄傲地站立在了那双雪白圣洁的玉峰之上。

  “,插得再深点”说话间,佳人微微睁开的星眸重又羞涩地紧紧闭合,红润的樱唇也是紧紧地抿起。满脸潮红,豔光流转。

  此时一灯要是再不能体会佳人芳心所愿,就真的是大铩风景了。他的脸上浮现出惊喜意外的笑容,赶紧佳人的意愿,身体力行地开始动作,俯身抱起已经羞红双颊、星眸的绝色玉人,将她洁白润滑的双腿缓缓分开,让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期间仍保持著自己粗大的玉茎顶端的圆形充血盖头陷入绝色佳人的幽谷秘道内,不曾稍离,动作间的摩擦接触,更有股销魂的。

  玉茎直接找到了俏黄蓉神秘的源头,成功的撞击在魂梦里向往可见的伊甸园深处鲜嫩花蕾上。一灯昂然挺立的终於在佳人神秘幽道的尽头找到了一处轻弹柔软、黄蓉辣文温润湿滑的温柔乡,他不再压抑自己的,不断地将自己坚挺的玉茎挺动,轻柔而有力地抽送起来……

  一灯伸出自己的双手,温柔的抚慰逗弄著跨下绝色玉人柔软芬芳的娇躯,并且张嘴亲吻著俏黄蓉晶莹润泽的耳垂,最大限度地挑引著佳人的。渐渐地绝色玉人感到体内幽谷深处的坚挺的运动能够带给自己充实的快乐,经过起初的热身,坚挺的玉茎开始有节律的绝色玉人的身体。每次经过那幽谷秘道的花芯深处,一灯都会刻意让自己充血滚热的停下来抵住娇嫩的花芯,反复来回的旋转研磨,俏黄蓉整个心灵都已经被那一阵阵迅猛的浪潮所完全淹没了。

  一灯的上身向前伏在了绝色佳人芬芳的娇躯玉体上,双手又一次抚住了绝色佳人洁白挺拔的玉峰,大嘴再度寻上绝色玉人的香唇,的舌头也深入到绝色玉人的檀口中四处的舔弄,追掇著绝色佳人芳香可口的丁香。俏黄蓉柔软白皙的胴体全部都处在了一灯的挑逗下,更加的弥漫,浑身酥软、动弹不得。

  很快,绝色佳人盈润的肌肤已变得白里透红,丰挺的酥胸间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除了喘息和的声音,绝色佳人再也无力做出反应,犹如一之洁白的羔羊,只能任由的随意。

  随著俏黄蓉娇柔婉转的呻呤声中,一灯加大了两人身体间的压力,双手紧紧抱住绝色佳人丰挺的翘臀,昂扬的不再回退,而是挺动向前,紧贴在绝色佳人幽谷深处那光滑的宫颈口上,他纳劲吐气,小腹猛力的一缩一放,将积存已久的灼热阳精喷入了俏黄蓉的体内深处。而同时俏黄蓉也感到幽谷花芯一阵阵紧缩抽搐,兴奋的如潮而至!

  随著一声混著痛苦及满足的娇呤,俏黄蓉这位风姿楚楚如空谷幽兰的绝色佳人终於和一灯一起云雨巫山,达至极乐!

  一灯感叹“蓉儿,刚才是为你疗伤,现在你能再和我做一次吗?从此我还俗再做我段王爷。”

  此时的俏黄蓉早已是钗横鬓乱、衣衫不整、媚眼如丝、眉黛含春,一双坚挺的玉峰,毫无屏障地落入了一灯的手中,在他时而温柔、时而强猛的揉搓抚爱当中,俏黄蓉玉峰顶上的蓓蕾已然绽放,虽在暗中,雪白上那两点娇媚的红点,仍诱的痒难搔。在春心荡漾的俏黄蓉默许当中,他的手已滑入俏黄蓉玉胯内,直捣那yin滑湿润的幽谷。

  一个火般热情的男体已压上了她,嘴唇像烈火一般在俏黄蓉白皙娇嫩的裸背上落下了雨点般热情的吻,双手更是滑过了佳人的腋下,掌心熨上了绝色佳人丰腴的双峰,那热烈的接触使得两人同时发出了醉人的声。

  俏黄蓉慢慢地放松了身体,轻轻地拱起了翘臀,不只是为了让一灯的手更好动作,也因为他食中指的指根处轻柔地夹着她的乳尖,爱不释手地不住抚弄,又轻巧又强烈有劲的逗弄,立刻就让绝色佳人粉红的葡萄硬挺起来。

  甜蜜的樱桃连结着丰硕的玉球,是俏黄蓉最热烈的地带,绝色佳人已荡漾了,她一声娇吟,红透的脸儿羞的埋入了枕中,火燎般的快意却从被男人侵略的肌肤上传了进来,她拱起的翘臀触及的正是段王爷的rou棒。

  段王爷温柔地吻着绝色佳人的香肩,慢慢地吻向她娇软温热的脸颊,他的嘴毫不猴急,好整以暇地吻遍了俏黄蓉火热柔软的脸蛋儿和肩颈之处,良久良久,才堵住了绝色佳人干渴的樱唇,一阵又一阵甜美温柔的吮吸,勾得俏黄蓉春心荡漾,她也感觉到了,自己那刚为男人的幽谷当中,此刻又是湿滑无比,一波波的粘稠津液,正逐渐逐渐地滑了出去,加上段王爷的手早已覆上了她珍秘的幽谷,指头正精巧地勾弄着她勃发的阴di,如弹奏乐器般地诱发出她狂野的。

  知道他已经了然自己的湿滑,绝色佳人又爱又羞,死命地吻紧了他,俏黄蓉伸展着修长的胴体,迎上了段王爷似可融化她似的挑引,她的肌肤早已充满热情而,最是容易接受男人爱怜而又狠辣的,偏偏段王爷又是温柔而强烈地挑逗爱抚着她,舔舐、吻吮、吸啜、轻咬,以及暖热轻吹的口中技巧,加上揉、、抹、挑、勾、摩、按、搓、捏扣的手指神技,令绝色佳人愈来愈是神魂。

  段王爷眼光逡巡着绝色佳人完美无暇的娇躯,那眼光宛如实质一般,轻扫着佳人那巧夺天工的胴体,含春的眉梢、白玉般的肌肤、坚挺的玉峰、绽放的乳尖、修长润滑的玉腿,及轻夹腿间那似有若无、微映着湿润的淡淡乌光,全都没能逃出他的眼去。

  他双手托在佳人玉臀,将她的玉腿挂在肩头,那美妙的幽谷就这样彻底在他眼下,就好象被段王爷用眼光勾着一般,一波波的晶莹玉露不住外涌。被成这完全任君采撷的模样儿,佳人芳心里又羞又爱,正当俏黄蓉含羞渴待的当儿,她的幽谷终于被了!却不是被段王爷那粗长的rou棒,而是一条又湿又热的舌头。

  “嗯……嗯……哎……酥……酥了……”把甜美的樱桃嘴儿埋在枕中,连一句绵软的娇声也不传出来,终于她身子一软,那种似可在她身上到永久的手法,使得俏黄蓉浑身软瘫。

  幽谷处也不知被他吸啜了多久,光莹娇媚的雪白肌肤上都是他留连过的湿润痕迹,数也数不清那么多次的舔舐之下,俏黄蓉再也撑不住了,那慢慢的燃烧熔化了她的身心,使得俏黄蓉娇痴地酥化了,一阵滚烫的泄出,全然被一灯那火般情浓的口舌给吸了去,一边娇声着,绝色佳人娇躯剧颤,一双玉腿情不自禁地夹紧了他的头,好象要迫他更深入地挑弄一般,一灯的舌头动的真是灵巧至极,勾挑滑舐吸吮之处,尽是佳人最最脆弱的部位,好象光只是舌头这般爱恋情浓地勾扫挑逗之下,就足以令她了,一灯的舌头非但没有带来一丝清凉的津液,反而像是火上加油般,将俏黄蓉的浑身发烫,体内那强烈的如同火山爆发般,不断地灼烧着俏黄蓉冰清玉洁、凝脂软玉般的,灼的佳人幽谷当中波涛汹涌,浑身香汗沁出,更显清新妩媚。

  看着俏黄蓉、娇美婀娜的胴体,以及娇躯斜倚、媚目流转,一幅春情荡漾、所思不至、无可奈何、娇堕之状,段王爷不住为之惊叹。

  面前此女不仅是风华绝代、艳盖群芳而已,她的更是巧夺天工的极品,随着一灯辣的目光,从优雅修长的脖颈逐渐滑下,流连忘返地扫过她毫无瑕疵、玲珑有致的胴体弧线,一寸也不漏地看遍了她那落凡仙女般的身姿。

  虽是美目微闭,任一灯尽情浏览,但娇羞的俏黄蓉也不无所感,原本莹白如玉、晶莹剔透的肌肤,透出了遍走后娇艳的酡红。从体内爆发开始,她已被那强烈的欲念不断冲击,已是如焚、情怀荡漾,佳人的身心早已经滚烫难耐,股间花之内蜜水轻吐,汹涌的汁液不知何时已经泛滥到腿上来了,佳人情不自禁地娇羞不已。

  俏黄蓉娇喘嘘嘘、媚目流火,凝脂般的肌肤酡红娇润,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玉峰巍巍颤颤,正随着绝色佳人难耐的呼吸起伏不定,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无比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峰顶两粒玫瑰红色的乳尖,如同两颗圆大葡萄,顶边乳晕显出一圈粉红色,更添娇媚,尤其她一长的玉腿,更是情不自禁地揩摩不休,似阻似放,任由幽谷之中的波涛点点溅出,愈发诱人。

  一灯灵动的舌头巧妙地舐动着幽谷口处那的所在,一阵阵的酥麻,登时流遍了她,诱得佳人不住软语,谷中清泉汩汩而出,同时一灯一边双手在她仙女下凡般的胴体上轻抚重揉,指尖落处尽是佳人裸背的,落指处都令她不住娇颤软喘。俏黄蓉香肌晕红、媚目流火,一对娇挺双乳上蓓蕾肿成了玫瑰红色,加上她玉面生霞,全是欲焰难当,娇躯颤的是火,樱唇中的是火,娇嫩如花的幽谷当中更是春泉滚滚,让段王爷怎么品尝也吸不干净。

  “段王爷,可以插入了吗?”俏黄蓉犹如那出水芙蓉、绽放,更似月宫仙子下落凡尘。

  她那赛雪欺霜的玉容美丽不可方物,弯弯的秀眉下一对美目升起阵阵朦胧如水如雾的霞彩,珠唇红润亮泽,瑶鼻娇喘细细,颈下盈盈俏丽的纤美身段宛若天成,恰到好处,丝毫都不可增减。白似霜雪的欣长玉颈尤似精雕细琢,划成一道优美的弧线,与她的冰肌玉骨浑然一体。

  入目处那俏黄蓉雪白的酥胸傲然挺立,高高贲起的一对玉峰凌空矗起似两只玲珑的白玉茶盅,在交会处夹出了一道深深的。玉峰上那两粒红润的樱桃象两颗小巧的相思豆点缀其间,也不知是原已春心荡漾,还是一灯的手段催发下,那一圈诱动,淡粉红色的乳晕中间,蓓蕾已不自觉地肿挺翘立,像是已被体内的热情烧化,由色泽烧成了难收的艳丽,乍看更似一对夺目的红宝石。

  顺延令人瞩目的酥乳蜿蜒而下,穿过平坦盈润的小腹和不堪一握的纤腰,一长均匀的玉腿夹得那般无力,像是一用力便会左右分开,根部是一丛油然的黑。

  细密的毛丛斜斜紧密地贴在肌肤上,没有丝毫的杂乱,加上已有似有若无的分泌物,分外显得乌黑油亮,而细毛下正是那如落凡仙子般美胴最神秘、从未为人知的三寸地带。

  “啊……”动人的横陈,俏黄蓉玉腿大开,将幽谷完全出来,只觉段王爷将她玉腿抬高,架在自他双肩,同时一股强烈的传来,他那热气蒸腾的rou棒,已一点不剩地没入了俏黄蓉幽谷之中。

  一灯感觉是忽然花内温暖肉紧,嫩肌重重圈卷,紧紧地啜着他的rou棒,一阵辣的传上,俏黄蓉只觉痛快至极,一灯的rou棒好象舍不得离开俏黄蓉美丽的,连抽连插毫不止息,那火热仿佛连她都要烧掉似的,俏黄蓉觉得自己的幽谷美妙的快要融化,在体内强烈的下,她再也不住,娇声叫来。

  一边听着俏黄蓉的娇吟哭喊,一边看着佳人美若天仙的脸蛋儿,不住泛出、动魄的。段王爷一面爽着,一面在心底暗暗,那为俏黄蓉破身的,必是在这方面实力超卓的高人,竟能以的交接,逐俏黄蓉动人胴体那喜爱交合的本能,一经挑逗便一发不可,全然无法压抑那放浪的情态。拿那人肯定不是郭靖,也许是欧阳克开的苞。

  段王爷强烈地冲刺起来。佳人的幽谷之中又是紧夹无比地美妙啜吸,让他乐在其中,他伸出双手覆在绝色佳人双峰,轻抚那贲张的蓓蕾,着佳人的意识,令她拋却矜持,更地发出,更沉醉地向他投降,身心都迷醉在之中,密室里充满了俏黄蓉欢快的娇声和苦别行呼呼的喘气声……“啊……用力啊……我……唔……蓉儿快丢了……插到我花芯了……啊……”俏黄蓉正在努力寻求,白玉的圆臀竭力挺送,紧紧跟随rou棒的插送,绝色佳人纤腰圆臀反挺送的更加浪了,幽谷之中更是yin泉滚滚,虽是美目微闭、娇羞不堪,樱唇中的却没低上半分,随着段王爷愈干愈猛、愈插愈深,反而更是高声娇吟,显是热情已极,除了承受他的抽送之外什么都不想管了,也已将近顶点的段王爷又一阵急风密雨的抽送,插的绝色佳人更是荡声不断、浪语悠悠,这才大叫出来。

  看俏黄蓉如此yin浪、如此神魂的样儿,她纤腰更是纵情旋转,好带给他更高度的享受,连轻扣着她纤腰的手都快湿滑的抓不住了,显已被奸的酥透美绝,段王爷一边逆旋一边轻探花心,不住冲击着俏黄蓉最最脆弱的所在,令她又是声声句句的甜美娇吟。

  “啊……好爽……蓉儿又……又要爽了……爽上……爽了……啊……”俏黄蓉幽谷中溢出的汁水,恰粘着段王爷rou棒的顶端,犹如盛放鲜花般向那rou棒娇媚地绽放着。

  在一阵曼妙无伦的娇吟声中,俏黄蓉娇躯整个抽搐了起来,段王爷知道,她这样代表着已达到了绝顶,丢精的美妙已彻底占领了她的身心,随着段王爷的急速挺动,强烈的以及心中担负的使得俏黄蓉在轻哼娇喘中,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瓣在颤抖中收放,好似啜吮着段王爷顶端上的巨盖,的圆头棱线被俏黄蓉那少女的花瓣轻咬扣夹,加上段王爷伸直的大腿紧贴着绝色美人雪白如凝脂的玉腿根部肌肤,滑腻圆润的熨贴,舒爽得他汗毛孔齐张,只想着就此一泻如注。

  俏黄蓉婉转,在与段王爷共赴巫山下,攀上了一次又一次的快乐高峰,却强着如潮的,元阴隐而不发。

  段王爷汗如雨下,整个人便似燃着了动力机,潮水般在底下的玉体间来回冲刺着,俏黄蓉雪白的亦为之痉挛起来,灵智陷入不可自主的迷情狂乱中,他的动作更激烈了,气息也愈来愈雄浑。就在段王爷爆发的一刻,而俏黄蓉也不再强那种颤栗酥软的,花心深处喷发的玉阴元精。比之前更强烈百倍的袭上段王爷的脑海,使他再也不住,大吼一声,疯狂顶住俏黄蓉正吞吐雨露的花心,急速挺动几下,而后精关打开,一泄如注。将体内精气一滴不剩地射在俏黄蓉体内。

  第二天黄蓉和一灯穿好衣服走出密室,郭靖在门口傻等了一夜,这时一灯通报瑛姑上山来报仇,众人惊慌,一灯坦然“我有办法对付瑛姑,你们全出去,不许打扰。”

  不一会瑛姑闯入一灯,门外郭靖担心一灯,“蓉儿,你说一灯会怎么对付瑛姑。”

  “靖哥哥,我知道,他会将瑛姑,将她操得,然后带着瑛姑会大理。”

  @华文在线 .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华文在线立场无关。如果了您的,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原文标题:黄蓉辣文第 172 部分阅读 网址:http://www.paydaylaonsffg.com/qichezixun/2020/0430/1267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