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aydaylaonsffg.com

第十章_天降爱妃_去看书网

  内一时气氛十分凝重,就连宋祁堂一向带笑的脸色,也变得万分的难看,紧抿的嘴角,更是说明了他的内心有多不悦。

  靳妃按著眼角,落下几滴悲愁的泪水,好像说出这一件事,对她自己而言,也是天大的。

  「皇上,难道只因为您宠爱芹妃,臣妾就该隐瞒这么大的事吗?臣妾也是为了後宫的清白著想,若是芹妃做了对不起皇上的事,臣妾一心爱慕皇上,岂能容得她这么的干些的事,然後把皇上。」

  「够了,不准再说了,芹妃绝无可能做出这种的事,况且如花也是个黄花大闺女,要我相信她的中藏著一个男人,那我宫中的禁卫军个个不都是饭桶,要不怎能让男人後宫而不知。」

  「皇上,臣妾知道您一心疼爱芹妃,所以不愿意接受我所说的话,但是事实近在眼前,皇上,请您明监。」

  宋祁堂满脸的怒色稍微的降了下来,换成了冷冰冰的表情,显然他稍稍冷静下来,「好,靳妃,既然你这么说,必定有什么。」

  「臣妾没有,但是依臣妾的推理一定是有的,否则如花郡主无缘无故的,竟要人拿太监的衣服给她,半夜时分,又常听到一个男音与郡主对谈。皇上,因为郡主,没有人敢私自闯进她的,臣妾也不敢。」

  「芹妃与郡主在一起,若是郡主有什么异样,岂会没有发觉?所以芹妃必定也是认识这个男人的,说不定这个男人正是她带进宫来的。」

  「臣妾不敢,但是後宫中养了一个男人,芹妃又闷不吭声的,若不是芹妃也一样同罪,为何她不敢?」

  宋祁堂也知道她说得条条有理,但是要他相信林子芹与别的男人有染而秽乱後宫,他根本就无法置信,不过这件事还是得查个清楚,至少也得让靳妃无话可说。

  「小丁子,跟我一起摆驾如花郡主,不准声张,听见了吗?靳妃,你跟著来。」

  靳妃的擦了擦眼泪,但是她眼眸里的欢乐无法言喻。她相信她登上贵妃、重得皇上宠爱的日子,就要来了。

  「有啦、有啦,等一下,我教如花玩这个游戏,你等一下。」面对著如花,林正兴的声音温柔无比,「如花,藏宝图就是这样玩,它有很多陷阱,你慢慢玩。」

  如花也红著脸的点头,就把注意力放在林正兴画的图里面,认真研究这个地图究竟该往哪里赚才能找到最後的珍宝。

  「出名?」林正兴似乎不能理解她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们又不是孙中山、汉高祖,还是什么吕后、武则天那些有名的人,哪有可能会改变历史。」

  「我是说万一——」她声音变小,「万一宋祁堂要立我为皇后,那我不就在史册上有名,那历史不是会改变?」

  他还没说,如花就说话了,她哇的大叫起来,「你是说皇兄想要把你立为皇后吗?那不是很棒?当皇后可是母仪天下耶。」

  林正兴比了一个手势,那个手势不知是什么意思,可能只有他跟如花了解。只见如花竟闭紧嘴巴,又乖乖的坐回她的位子上去玩她的藏宝图。这么乖巧的如花,真叫林子芹大开眼界。

  林正兴想了一下,回答她的问题,「可情没有你想的严重吧,照理说,你又不是揭竿起义、改变的家,只不过当个皇后而已,我想应该不会严重到改变历史。」

  「说不想回去是假的,毕竟我的心血、我的理论全部都要在现代才能发挥,如今掉到古代,也没补助资金让我当研究费,况且我在古代能做什么啊,我又不像你,有宠爱你。」

  如花听到林正兴提要回到他住的世界,她玩藏宝图的手停了下来,一双眼睛盯著他看。

  他叹了口气,「可是我有点舍不得这个小不点,她这么淘气又可爱,还加上有点天真,万一被人骗了怎么办?」

  对他的担心,林子芹实在颇不以为然,「她是个郡主,权威比任何人还要大,谁敢骗她啊。」

  林子芹点点头,「没错,我想留在宋祁堂的身边。别看他吊儿郎当的,其实我想他内心挺寂寞的,况且跟他在一起,我觉得很幸福,而且、而且……我也舍不得他。」

  还没说完,如花郡主的门就被打开,如花立刻怒道:「是谁这么大胆,敢闯进我的宫室?王——王兄——」

  怒吼声变成了微颤的叫唤,宋祁堂露出狠厉的目光,一向带笑的脸也流露出一股的阴狠,「谁来告诉我,为什么会有一个男人在你的里?如花。」

  如花从未看过一向爱笑的皇兄,有过这样的表情,由此更显得情况有多严重,她不禁吓得发抖。而且在後宫藏匿男人是绝对的,纵然王兄再怎么疼她,也一定会伺候她的。

  她被宋祁堂的脸色给吓哭,连话也说得不清不楚,「不是,没有,王兄,你听我说——」

  林子芹就比如花镇定多了,她迎视著宋祁堂的脸而毫无惭愧,倒是林正兴根本不知眼前的人是谁,只听得如花叫他王兄,看来他就是当今的皇上。

  不过如花吓得又哭又抖的,他於心不的扶住她,「你吓什么?吓成这样?这个就是你王兄,那就是现在的了,也就是子芹的男朋友嘛,又不是不认识的,你干么吓得发抖?」

  「皇上在此,竟还不,芹妃,你这,你跟你的奸夫,眼里还有皇上的存在吗?简直是大胆至极,竟敢秽乱後宫。」

  靳妃先踏出步伐,劈头就给芹妃扣上个奸夫的,林正兴听到这个大,还莫名以对。

  而林子芹很受不了的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又哪一只眼睛看到我有奸夫了?靳妃,你别乱说好不好?」

  「你还敢否认,人证、都在,你跟你的奸夫就在这里。」靳妃比向穿著太监服装的林正兴。

  「拜托,法律判通奸,起码也要捉奸在床耶。」她头都痛了起来,「还是我跟任何一个男人随便说说话,甚至问个,我就是,对方就是奸夫了?你们脑筋有问题啊。」

  林正兴听到林子芹这样说,也笑了起来,「对啊,那我教过的女学生那么多,用这样的逻辑看起来,那些上过我课的女学生,不就每个都跟我有一腿了?你门代的想法也太好笑了吧。」

  「是啊,祁堂,你该不会认为这个男人是我的奸夫吧?」林子芹这次问的就是神色异常难看的宋祁堂。

  而宋祁堂专注的目光,从头到尾都盯视著林子芹,她的脸色连变也不变,照样回看著他,与往常一般无异,而这样的情况,似乎让什么东西在他的心里松动,他的脸色渐渐不再那么铁青。

  「我是林子芹的教授,也就是你门代说的夫子啦。我的名字叫林正兴,拥有很多博士学位,我十岁时就被称为神童,我利用时光机器,叫子芹来打工,结果她到古代好久都没回音,於是我也来古代看看了。」

  靳妃听得目瞪口呆。这个男人若不是中邪,就是疯了,要不然怎么会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她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林正兴继续说下去,「结果我掉下来的时候是晚上,还掉到树枝上。我看到有很多人在巡卢我想肯定是私闯民宅了,所以不敢叫喊,结果天亮的时候,我竟然看到子芹跟个漂亮的女孩子在唇舌战,我急忙喊子芹,叫她把我救下来。」

  「好,我问你,既然你是从现代掉到这里来,那你住的地方叫什么名字,你们最常代步的东西叫什么?晚上会点亮的东西又叫什么?」

  「我住的地方叫台北,是在这个地方,代步的东西,我不知道你说的是机车、公车、捷运还是汽车,晚上会点亮的东西太多了,像日光灯、招牌、灯等等都是啊。」

  靳妃听得一头雾水,宋祁堂却露出满意的笑容,林子芹脸色却颇为不好看的嗔道:「你还问,是不相信我是不是?」

  宋祁堂一把搂住她的腰,脸上不豫的神色才转为平常,「信,爱妃,怎么可能不信。」

  靳妃见情况竟然急转直下,完全不晓得为什么情况会如此演变的她,急得额上流下汗水,「皇上,这个男人与芹妃——」

  宋祁堂截下她的话,「是旧识,芹妃与这个男人是旧识,他们是同个故乡来的。」

  「旧、旧情人?」林正兴听得结巴,满脸的讶异,「我们两个是堂兄妹,怎么可能是旧情人?就算是没有血缘关系好了,我也没眼光那么差去选上她,我又不是眼睛有问题。」

  「我都还没说话,你反倒说了一大堆。我都没说你是一个多么烂的男人,没有时间观念,连要找人做实验,也吝啬得要命,给打工钱竟然也没几千元,还好我来这里遇到了祁堂,如果是遇到,被怎么了,你拿什么赔我?」

  「哪个会这么有胃口的把你吃下去?我倒想见识见识这个全世界的苦命男人。」

  他还未说完,林子芹一脚就要踹过去,只不过她穿著长裙不好态而如花没看过他们吵架,惊讶得嘴巴都阖不拢。

  宋祁堂则是呵呵一笑,靳妃没见过敢跟男人吵架吵到都快翻掉的女人,她张口结舌的站在原地,显然是被吓呆了。

  「住手,不准再动手动脚,也不准再互相了,再骂我的头都要痛了起来。」宋祁堂终於出面两人。

  「祁堂,你没有看到他对我多坏,像这种男人,我怎么可能会跟他有一腿,我又不是眼睛瞎了。」

  将眼光调到如花的身上去,她还跪在地上,一手紧捉著林正兴的袖子,正躲在他身後不安的哭泣著。

  如花攀著林正兴扶著她的手臂,回答道:「还会有些酸,不能站太久,正兴哥说只要再做复健,半年後就可以跟正一样的了。」

  「这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啊。」他望向林正兴,「原来你会医术,竟能医好如花的脚。」

  林正兴回答道:「不是我爱吹牛,我不只懂医术,我懂得东西可比子芹多太多了,像她这么没学问,连读个硕士都读这么久,真。」

  「你以为谁像你这么天才,一直跳级读上去,所以才满脑子的公式。」不甘示弱的林子芹回了几句。

  靳妃还要再说什么,但宋祁堂却很简单的回她,「不必多说,看来这个医术高明的大夫,是芹妃特地从她的家乡带来医治如花的脚的,只因如花的脚需要日夜看顾,所以他才一直待在如花的。」

  宋祁堂使出高压的姿态,「你质疑朕所说的话吗?还是你还想芹妃,或者你要朕追究上次那碗鸡汤里加料的事情?」

  靳妃一震,她是个聪明人,立刻就明白宋祁堂的意思,赶急叩头,乖乖的道:「臣妾告退。」

  一等没有旁人,宋祁堂才懒懒的坐在椅上,对著如花道:「你也太胡涂了吧,芹妃若是不懂宫廷礼仪我还能理解,你在宫中住了这么久,藏了一个男人在你的寝宫里,你到底还要不要?」

  「王兄,我们真的是清白的,而且正兴哥是为了医我的脚才住下来,他只是陪我聊天说话而已。」

  「你还。你知不知道在後宫内私藏男人是唯一,这若是张扬出去,你以後能嫁人吗?」

  见宋祁堂说得正经,而且有理,林子芹也不好反驳,不过现在她担心的是,他会怎么处罚堂哥?

  林正兴搔搔头,似乎也不知自己该做什么反应才好,他叹了一口大气,如花他的衣袖,泪眼汪汪的看著他,他轻轻的拍了一下如花的脸颊,好像是叫她不要担心。

  「我想通了,研究是因人而存在的嘛,只要我人在哪里,研究就会从哪里开始。况且我要是真的回到现代,我心里一定会挂念这个小不点的。」

  说著,他话锋一转,转到林子芹的身上去,「你自己还不是一样,你也不想回现代,想在这里做你的皇后,不是吗?」

  林子芹盖住他的大嘴巴,宋祁堂则眉眼都带著笑容,比著自己身旁的,唤道:「爱妃,过来。」

  「你不说话会死啊。」林子芹恨恨的看林正兴一眼,踩著小碎步到宋祁堂的身爆他示意她坐下,她才扁著嘴坐下。

  「你想娶如花,哪有那么容易。」宋祁堂的话让如花脸色大变,也让林子芹脸色难看了起来。

  「为什么不行?想来堂哥也是我们那个时代的杰出人物耶,有多少学校请他去,也有医院希望他去当主治大夫呢。」

  「我没说他不是杰出人物,我只是说要如花嫁给他不妥,一则如花还太小,二则如花的脚还没好,三则林正兴还没干上一番大事业前,我把金枝王叶的郡主嫁给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难道闲杂人等都不会耳语吗?」

  林子芹的抱怨,宋祁堂只是微微一笑,他比著林正兴说:「我先赐你个御医做做,好让你名正言顺的为如花医脚,不过像这种偷躲在後宫的事再闹出第二次,休怪我伺候了,不过你现在可以慢慢的医如花的脚,我还有事得忙呢。」

  她又笑又哭的抱住他的腰身,「正兴哥,哥哥的意思就是他不追究了,以後等你御医做稳了,我的脚完全好了,就要——就要把我嫁给你。」

  看著如花天真无邪的表情,林正兴笑得有点哀愁。人生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看得到吃不到。

  「看你这么可爱,不晓得我的能不能持续到那个时候呢?不过你十六岁还未成年耶,我想还是等你十八岁後再说吧。」

  不住的还是从林子芹嘴中化成碎裂般的喘息,热情如火的热汗滴到她的脸上,让她也同样感受到纳炙热。

  被激得气喘吁吁,林子芹差点连气都喘不过来,「等你那群後宫嫔妃全都出宫後再说。」

  「对一个犯了错的人来说,你还真会要求东、要求西的。」宋祁堂一个挺进,让她的脑子瞬间空白,爆出许多彩色的火花。

  宋祁堂甜蜜的吻著她的嘴,「乖,爱妃,朕早就决定要把後宫那群嫔妃遣出宫外,尤其是靳妃这种用尽心机的,她虽未称得上大恶,不过她这样的人,只怕会让宫中多生。」

  「我倒觉得你对她挺的。」林子芹脸一横,酸酸的说:「说不定你对她旧情难忘。」

  他轻斥道:「什么?只不过我幼年身处後宫,见惯了嫔妃的。其实她们心里也都很苦,若没有得到的宠爱,宫中寂寞至老,那种痛苦滋味无可言喻,所以我可以理解靳妃的作为,她只是想为自己多争得一点而已,只不过方法太过旁门左道。」

  「所以将她们放出宫去,不让她寐守在後宫中,等过了几天之後,我宫中的后妃就只剩你一个了,你还不满意吗?」

  *欲知大将军杨朔宇,如何被白下药,借种?请看新月浪漫情怀1519《鬼女出嫁》

原文标题:第十章_天降爱妃_去看书网 网址:http://www.paydaylaonsffg.com/kejizixun/2020/0317/89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