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aydaylaonsffg.com

复兴网米兰大运河两岸是怎么复兴的?

  前几日,米兰家具展宣布:鉴于目前全球的公共卫生紧急情况,2020年的展会将推迟到 2021年4月13日至18日举办。

  本文以米兰国际家具展(Salone del Mobile.Milano)的Tortona展区带动米兰大运河(Naviglio Grande Milano)两岸发展为切入点,为大家时尚创意产业带动城市中水系两岸更新的案例,希望为国内相关项目提供一些参考和。

  每年四月,全世界的家具设计师都像候鸟一样飞去米兰,参加米兰国际家具展(Salone del Mobile.Milano). 这是世界的三大家具展之一,是全球从业者每年都热切盼望的盛会,不仅汇聚了诸多设计精品,更是潮流趋势的发布平台和创新的试验田。

  今年59岁的米兰国际家具展,不仅仅是局限于展览中心的家具展销会,而是发展成了不但包括家具、半成品、配件、灯光等多品类的专业交易平台,更有分布于米兰市区的五大场外展展区(FuoriSalone)和遍布全城各处的大大小小的设计创意活动,从专业人士的交流变成了全城人们的设计派对。这些大大小小的各类活动,整体构成了米兰设计周(Milan Design Week)。

  家具展的主要场所Rho Fiera(红色LOGO处)位于米兰市郊,而城中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场外展区(区域)

  Tortona展区的名字来自于这里一条主要街道,是家具展最早的场外展区。

  这片区域连接Porta Genova火车站(现在是火车、地铁、公交车复合交通枢纽),沿着有近八百年历史的米兰大运河展开。这里有大量的前工业时代废弃的厂和仓库,从20世纪70年代末起,就开始有摄影师、时装陆续在这里居住、办公、开餐厅和举办各类时髦活动,有良好的创意氛围。

  2001年,应一些需要在展览中心以外做活动的企业的需求,米兰设计周把场外展活动引入Tortona.

  由于氛围好、场地灵活、入场门槛相对较低,这里迅速涌现出了大量的年轻设计师和创新品牌,成为最新锐的展区,并把展览的内容从家具延伸到了更多领域,从对产品本身的关注延伸到了的创新。

  设计师张雷就是最早登陆米兰设计周的中国设计师之一。张雷从2009年留学意大利起,就每年参展。2013年,他发起“融”项目,复兴网意图用五年时间分别以来自余杭地区的五种传统材质——竹、丝、土、铜、纸为主题,邀请年轻设计师抽丝剥茧地分解中国传统手工艺,为它们注入当代设计。

  “融”系列展览在米兰设计周受到了广泛的关注,也为中国设计师和品牌进入国际设计展做出了好的示范。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中国设计师品牌登陆米兰,从展览中心内的交易展位到Tortona外展展区,都可以看到中国设计的身影。2016年,中国设计师周宸宸获得米兰家具展卫星展(SaloneSatellite,专为35岁以下设计师设立 ) Special Mention,是首位获得这一项的中国设计师。

  说起米兰,相比建造于大运河上的威尼斯、有台伯河的罗马和阿诺河的佛罗伦萨,它在人们的印象里从来不是一座“水城”。

  但事实上,米兰曾经拥有完整的城市运河。而其所在的伦巴第大区,更是在十三世纪起就形成了强大的运河体系。在铁出现以前,作为内陆城市的米兰,就是通过运河,连接到威尼斯,完成与远东地区的货物交流。

  15世纪末,达芬奇来到米兰,为河道交汇处设计了水闸。500多年后,虽然米兰的部分旧河道已经停运,但水闸被完好保存,诉说着城市的水的记忆。现在,在米兰市区的Monte Grappa和Castelfidardo的交界处,还可以看到曾经的水闸。

  到了20世纪,随着城市发展和交通运输方式的转移,米兰城内的运河河段没有逃过停运的命运。1929年起到70年代,运河河段逐步被覆盖起来,建成公。一些露天运河变成了暗河,但仍然承担着城市下水的重要功能。

  城市西南端的米兰大运河,复兴网虽然仍保留着河道。但也在1979年,Darsena码头卸下最后一船货物后,也结束了航运功能。

  大运河沿岸的工厂也逐步外迁,留下大量废弃的厂和仓库。这一区域一度非常衰落和破败。

  1979年,意大利著名出版人Flavio Lucchini离开他工作了15年的康泰纳仕出版集团,和同为编辑的妻子Gisella Borioli一起创立了自己的时尚出版Edimoda. 办公室就选址在离大运河不远的Forcella附近,一座曾经的吊灯工厂里。

  厂仓库高挑的空间刚好满足他们建立时装摄影棚的需求。很快,三个摄影棚已经不能满足自己旗下和慕名而来寻求拍摄的需求。Lucchini就和同事,年轻的时尚摄影师Fabrizio Ferri一起,于1983年成立了Superstudio(这一名字为了致敬1978年关闭的位于佛罗伦萨的著名建筑组合Superstudio),目标是打造一个“摄影城”,面向需要时尚摄影和相关创意服务的人群租赁使用。最后,他们一共建成了18个摄影工作室,又从摄影工作室衍生出了摄影学校、模特学校、时尚和制作、时装展厅和样衣中心,和一系列时尚行业的初创。

  Superstudio成功后,许多时尚产业的工作室,餐厅和酒吧等陆续在附近开张。再加上意大利本来就有中小型企业居住、办公在一起的习惯,大量创意人士举家搬迁过来。

  时尚行业经常举办时髦活动,而多数活动都是邀请制,虽然普通人无法参加,但关于这些时髦活动的话题迅速传开,让大运河边上这些老厂渐渐进入普通人的视野。

  很快,米兰的富裕阶层和民间资本发现了运河区域的潜力,开始向这一区域投资。一系列更加著名的项目逐渐展开。

  2005年,意大利著名雕塑家Arnaldo Pomodoro将其工作室和基金会落地于此,在一个从前的涡轮机工厂里。

  Arnaldo Pomodoro是意大利国宝级雕塑家,最为我们熟知的作品,应该是梵蒂冈庭院里的“破碎的地球”和上海世博会意大利馆门口的“马可波罗之门”。

  为了纪念从业40周年,乔治阿玛尼先生邀请建筑师安藤忠雄了在大运河附近的旧雀巢工厂。阿玛尼剧院(Arni/Silos)于2015年,是阿玛尼品牌的永久性展厅。

  同时,这一区域又有意大利著名私立设计学院Domus Academy,持续强力地输出着新鲜创意。

  在这个过程中,米兰市并没有“积极推动”,但是开了一些“允许”的绿灯。这在整个大运河区域更新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原本大运河区域的工厂和仓库所在地都是工业用途,如果需要先通过行政手续做用途变更才能使用的话,周期将非常漫长且效率低下。

  米兰城市规划部门当时的做法是,将这些“创意产业”,包括展厅、时尚艺术设计工作坊、展览和活动空间、Loft和设计酒店等,统统转译为创意“工业”,以使其满足“工业工地”对企业的要求。

  同时,对于需要拆旧再建造的商,允许其达到1.2的容积率,复兴网而原本的土地使用目的变更中,这一比例要求是0.65。

  这些措施进一步提高了对大运河区域再利用的兴趣,形成了这个区域的品牌效应。

  其实早在1993年,米兰所在的伦巴第大区,就针对大区内的几条主要运河,做过一个整体的规划(Navigli Master Plan). 规划认为,运河的恢复和重启是景观和再的一次良机,重点提出以下几方面任务:

  恢复运河通航,打造运河的水上和滨水休闲娱乐功能。注重河岸步行道和自行车道的建设,通过运河连通城市公园和自然绿地。

  2003年,伦巴第大区开通了运河上的一共五条游船线。游客可以从米兰上船,缓缓离开城市,深入游览伦巴第大区的自然河道风景。

  具体到米兰市,2015年世博会前,斥资整修了大运河最终端,废弃已久的Darsena码头。这个不起眼的小运河码头,在二战结束时,还是意大利排名第十三的货运码头。

  修复后的Darsena码头,是米兰市民最爱的亲水平台。附近商户也表示因为码头的修复,看到了明显的客流增长。

  在大运河尽头的Porta Genova车站,有一段废弃的铁轨。对此,提出Agroscalo 2020计划,准备将其成一直延伸到Darsena码头的“火车菜园”,种植150种花卉和蔬菜,打造从种植到销售一体的城市菜园。

  意大利向来有“同业协会”的传统,比如米兰家具展,就是由意大利家具行业协会(Federlegno-Arredo)主要推进的。

  除了同行业,也有以主题或地方区域为成立原因的协会。在米兰大运河这里,就有以本地小型商户为主要组成的“大运河协会”,负责协调运河区域举办的设计、美食、艺术、市集等活动的有序进行。

  大运河协会的愿景,是为了运河区域的历史和特色,推广文化和旅游,协调这一区域内的机构与居民的沟通,促进城市更新项目的进行。

  在大运河协会的有效组织和协调之下,这里一年四季都非常热闹。当然,每年的米兰设计周会使这里的人流密集程度到达顶峰。

  在平日里,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全意大利北方的古董商人都会大运河两岸,同时也有普通人贩卖自家旧货。从古董到旧货,从服饰和书籍,每个人都能在运河的周末市集上淘到自己心爱的宝贝。

  大运河协会每年还组织“花与美味”市集和平易近人的本地艺术家艺术市集,以及新年时的跨年活动。

  在没有特别活动的平常日子里,大运河两岸就是人们最爱的休闲去处,有多家书店、餐厅、酒吧和精品小店,深受米兰人的欢迎。

  米兰理工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的Giovanna Fossa教授,总结了米兰大运河区域激活的四个原因:

  创意产业受到大运河区域的特色城市景观和屋类型所吸引,而进入这一区域,对前工业大楼进行了不同规模和类型的再使用。这种再利用的广泛性和多元性,加上米兰大运河作为城市历史文化景观的存在,都为促进该区域产生了品牌效应。

  在广泛的中,从设计酒店到博物馆,历史文化遗产没有被,而是得到了良好的。后的呈现也凸显了区域历史特色,没有变味。

  从安藤忠雄的阿玛尼剧院到大卫奇普菲尔德的米兰文化博物馆,这个区域有几个“著名设计师的大项目”来引领更新,起到了带头效应。

  从对“创意产业”转译为“创意工业”,进而避免了土地使用目的变更的麻烦,提高容积率,默许办公式loft的建造,再到主动修复Darsena码头,计划Porta Genova旧铁为“火车菜园”和计划修建。作为一个自下而上的更新,在这一区域的参与力度是合适和积极正向的,遵循了良性辅助原则(Virtuous Subsidiarity)。

  在2019年通过的米兰2030城市规划愿景中,关于“建立绿色、充满活力和韧性的城市”和“建立88个有认同感的居民社区”这两条,都特别提到米兰大运河存在的重要作用。现任米兰市长Giuseppe Sala也是“重新打开米兰市区内曾被覆盖的旧运河”这一项目的积极推动者,这一方案包括修复市区内多段被覆盖的运河、建造更多步行、骑行道和更多沿河绿地,以及重新修复达芬奇设计的水闸。

  无奈工程预计六年半时间,总共需要5亿欧元,对于已经过了大幅度建设阶段,并且刚从欧洲经济危机中缓过来的米兰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只能暂时搁置,等待以后的机会。

  Giovanna Fossa教授补充说,对于像米兰大运河这样建筑颗粒密度较大的区域,自下而上的更新是更加合适的。而对于大块密度较低的前工业用地,由重新规划,自上而下更新则更有效率。

  对于创意产业的人群来说,尤其是设计和时尚行业,需要能够激发创意的。不光是室内,室外公共空间也非常重要。对他们来说,不是简单地需要一个“地点”,而是寻找一个“场域”,一个可以体现出他们品牌形象的地方。

  而合适的历史遗产建筑、便利的准入政策、好的人文和公共空间,则给创意人群提供了完美的落脚地。

原文标题:复兴网米兰大运河两岸是怎么复兴的? 网址:http://www.paydaylaonsffg.com/guonazixun/2020/0408/699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