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aydaylaonsffg.com

国内资讯赵正永与延长石油两任董事长的纠葛往

  从2007年起,延长石油被沈浩、贺长久二人先后把持10年之久。在两人背后,都不约而同地闪现赵正永的身影

  文 《财经》记者 白兆东

  编辑 朱弢

  随着陕西省委原赵正永案进入司法程序,失联已久的陕西能源领域多位厅级官员和能源国企负责人的问题相继明朗。2020年3月初,有关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下称延长石油)两任董事长的调查有了新进展。

  3月4日,陕西省纪委监委披露,因涉嫌受贿、行贿犯罪,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原董事长、陕西省财经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沈浩被,取消其退休待遇。同一天,陕西检察机关以涉嫌,对延长石油原董事长、陕西省原副主任贺久长作出决定。

  两天后,最高检察院网站发布消息,沈浩涉嫌受贿一案,由陕西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宝鸡市检察院审查。日前,宝鸡市检察院以涉嫌对沈浩作出决定,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从2007年起,延长石油这家名列世界500强、隶属于陕西省的大型能源化工企业,被沈浩、贺长久二人先后把持10年之久。在两人背后,都不约而同地闪现赵正永的身影。

  沈浩何以升迁

  沈浩现年68岁,江苏常州人,早年在陕西铜川插队,后被招入铜川矿务局东坡煤矿。17年间,沈浩从煤矿工人爬升至铜川市委、铜川矿务局局长,官至副厅级。

  2001年4月6日,铜川矿务局陈家山煤矿发生瓦斯事故,造成38人死亡,7人受伤。矿难发生一个月后,沈浩被免去铜川矿务局局长职务,但仍保留着铜川市委一职。

  六个月后2001年10月,沈浩转任陕西省煤炭运销(集团)有限责任党组副、副总经理。事后看来,铜川陈家山矿难问责,并未影响沈浩的升迁。

  陕西一位厅级官员告诉《财经》记者,沈浩能被快速异地起用,与时任陕西省委一位重量级官员不无关系。这位官员有亲属深度参与铜川矿务局煤炭销售业务,得到沈浩的鼎力相助,两方形成互惠关系。

  2004年1月,陕西省整合了全省国有煤炭、化工企业,创立陕西煤业集团有限责任(下称陕西煤业集团)。在上述官员的支持下,沈浩脱颖而出,出任陕西煤业集团首任董事长。

  2007年3年,沈浩职务再次被调整,出任延长石油董事长。此后,沈浩力气煤盐综合新模式,延长石油营收突破千亿,坐稳了陕西国企的头把交椅。

  悄然缔结联盟

  沈浩出任延长石油董事长之际,时任陕西省副省长赵正永正分管能源工作,国内资讯并担任陕北能源化工领导小组(下称能源小组)组长。延长石油主采区,全部集中在陕北的延安和榆林两市,赵、沈二人的密切交往从此开始。

  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尽管赵正永是分管领导,但沈浩起初并不怎么买赵的账。2010年初,赵正永向沈浩推荐了一位干部,沈浩在延长石油为其安排一个合适岗位,而沈浩拖了半年都未给解决。

  沈浩主持延长石油期间,因各方“打招呼”人的太多,就自立了一个规矩。按照沈浩自己的说法,他只认省里两位正职,人的“条子”一概不理,因此,赵正永对沈浩十分不满。

  未曾想到2010年6月,年满60周岁即将退居二线的赵正永升任陕西省代省长。几天后,沈浩便将赵正永推荐的那名干部安排到了重要岗位,并专程向赵正永汇报。

  一位延长石油前高管告诉《财经》记者,2011年1月,赵正永由代省长转正,开始考察延长石油新董事长人选。沈浩闻讯,急忙各种关系,最终打通了赵正永之妻子孙建辉这条关系,得以保住了董事长的位子。

  之后赵正永被调查的通报中提及,“亲属肆意插手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严重选人用人制度,,家风不正,对家人、亲属失管失教”。

  沈浩被收服后,赵正永便着手安排自己的亲友,开始染指延长油田业务。其中,便有陕西海安实业有限责任(下称海安实业)董事长俞洧,几年时间,俞洧就从延长石油获利过亿元。

  知情人透露,现年66岁的俞洧,又名俞安保,系安徽省马市人。马是赵正永的家乡,亦是其发迹之地。赵、俞两家不仅是世交,赵正永夫妻和俞洧的妻子,还是中学同学,双方属于同学加密友的关系。

  工商资料显示,陕西延长石油油田化学科技有限责任(下称延长科技)于2012年11月28日注册成立,注册资金2.1225亿元,其中延长石油持股51%,海安实业控持股49%。

  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延长科技成立的最初几年里,延长石油累计向该投资超过13亿元。表面上,延长油田是控股方,实际上由俞洧说了算,俞洧最终使用各种手段,从延长科技套现累计超过1亿元。

  在知情人的口中,沈浩和赵正永属于截然不同的两类人,沈浩处事,很会平衡各种关系。而赵正永则不同,其性格强悍,国内资讯作风,与之间缠斗不休。

  后来两人关系之密切,令周边众人刮目相看。曾有一度,沈浩甚至将自己的一位女友介绍给了赵正永,此后,赵正永频繁出入该女子的会所,且并不避讳沈浩。

  在陕西省纪委监委3月4日的通报中,提到了沈浩“违规提拔使用干部”“贪欲膨胀,生活腐化,,搞权色交易”,并非指前述女子。

  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沈浩在延长油田任职期间,身边女友频繁更换。但让沈浩真正投入感情的,则另有其人。

  一位山西运城女子从西安一所职业学院毕业后,进入西安某酒店工作。2009年结识沈浩,几年之后,该女子便注册了三家,从延长油田揽得多个项目,保守估计获利超过1亿元。

  三人钱权成行

  2015年4月,时任陕西省副主任的贺久长转任延长石油董事长,此时,沈浩已年满63周岁,到了厅级干部任职期限。但是,赵正永破例让沈浩保留延长石油油田党委一职,意图让其继续辅助贺久长,以此亲友的利益不受损。

  但好景不长。2017年2月至4月,第十一巡视组对陕西省开展巡视“回头看”。同年6月8日,巡视组在向陕西省委反馈“回头看”情况时,提到陕西矿产资源探矿、开采、经营及国有增资扩股的问题还没有揭开盖子。

  2017年5月,“回头看”陕西一个月后,贺久长被免去延长石油董事长职务,调回陕西省,重新任副主任一职。随着贺久长被免职,坊间即传出赵正永将被调查的消息,两年后,传闻被。

  2017年6月,年届65岁的沈浩终于退休。

  与赵、沈二人从不和到成友,再结成利益联盟不同,贺久长赵正永十多年,可谓忠心耿耿。在赵正永分管能源工作期间,几乎所有涉及利益输送的审批项目,均由贺久长负责执行,其被选中接替沈浩,掌管延长石油也就不足为怪。

  在陕西省纪委监委通报中提及,贺久长通过利益交换资本,搞攀附,谋取个人职务升迁。贺久长所攀附之人,就是赵正永,这在陕西并非秘密。

  2004至2006年的短短两年内,贺长久连升,先后任陕西省能源处处长、陕北能源化工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副厅级)、陕西省副主任、党组。此后,贺又兼任陕西省能源局局长。

  2009年,在当时还是陕西省副省长的赵正永主导下,陕西省成立了“气化陕西”工程领导小组,组长由赵自己担任,办公室主任正是时任陕西省副主任贺久长。

  据了解,赵正永主管陕西能源工作期间,恰逢煤炭市场迎来了“黄金十年”。此时,涉及陕北地区能源项目审批,都需要通过能源建设领小组前期审核,手握的赵贺二人,也得已在能源领域纵横捭阖,甚至监守自盗。

  比如,贺久长任陕西省副主任期间,国内资讯给赵正永之妻孙建辉的违规审批了一个灭火工程项目。该项目位于神木县大柳塔镇,在四年时间里,这名以灭火工程名义采煤销售,累计获利超过4亿元。

原文标题:国内资讯赵正永与延长石油两任董事长的纠葛往 网址:http://www.paydaylaonsffg.com/guonazixun/2020/0317/93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